又是六月天

如果说写博客要有节操的话,我已经是一个相当没有节操的写博客的人了。

如果说这个博客还剩下一点节操的话,那就是 我每年的年末(或者可以说是年初)和年中,都会写一篇博客——我暂时还觉得这是很提升逼格的一个行为,况且坚持的代价实在不高,所以我坚持下来了。

说实在的,几年下来,我只是感受到了GFW不断的升级,一两年前,我觉得有些人再下作,也不可能吧Gmail。后来Gmail被半废了,那一天我发一个邮件给一个师兄,师兄QQ告诉我说Gmail不好上了,让我发他的QQ邮箱,我记得当时我感情很复杂。后来听到类似的话越来越多,我也就没啥感觉了。

最近看了两遍的中国合伙人,电影最后哥儿几个居然承认当年too young, too naive了,第一次看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维和,第二次看到这个场景,依旧觉得不舒服——或许再过几年,这种感慨见多了,我就跟听到"我用QQ邮箱了"一样——不说习惯了,至少是会麻木了。

这几年,每年的今天,北京的天气似乎都不是很好,于是每年都有人拿这个做文章,我想领导们大概很恼火。

虽然6月的天,说变就变,但是领导们应该不喜欢不稳定的东西。如果哪年突然在6月人工干预起天气来,我大概也不会觉得惊奇了。

注定这又是一篇水文了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