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 was on the Internet

[][]大概是译言停站的那一天,我所在的位于景德镇的博客服务器,因为整治低俗,被封了\~当然我没有译言那么大头,我甚至都不能叫自己炮灰,我只是莫名其妙某一天起来,就发现自己的博客上不去了。

开始自己玩博客真的是一时兴起,反正也不贵。当时想的是,自己的独立域名,自己买的主机,花了钱应该自...由一些吧。

呵呵,我在说上面那句话的时候居然都要在词语中间打点。

改革开放以来(原谅我的八股文风),天朝还是喜欢一阵一阵的运动,每次的口号都是不错的,但是过程总是凄惨的,我们就不讨论初衷是怎么样的了。

突然想起若干天前看到的一篇说1949的文章,当时很多人有机会去对岸避避的人没有选择去,给的理由是,KMT都腐败成这样了,再差还能差到哪儿去\~?

历史总是喜欢嘲笑我们\~

如今,我们所在的伟大国度,为了建设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局域网,用尽欺骗,劫持,破坏,窃取的手段,破坏了互联网本该有的架构,用尽一切貌似高尚的接口绑架自由...

总有一天,我们会完成国家局域网的建设的,到那个时候,我们就只能说,I was on the Internet...

以后我会每天备份的,这个博客,在国内,活到他能活的那一天,给在同一个主机上的博友,说声对不起了,找到地方后,我会主动离开的。

[]: 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1309046/

Comments